校园春色

【韩娱之保镖】(68)【作者:jv2836】

9.7

【韩娱之保镖】(68)【作者:jv2836】

字数:3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八章 审问(上)

  杨天龙跟着上了警车,两个警察坐在他的身边。而涩琪则被另外两个女警带上另一辆车。

  「我说警官啊,既然我都跟着你走了,这个东西就没有必要了吧?!」杨天龙挥了挥手,用嘴努了努手铐。

  「毕竟我只是配合你们的调查,并不是犯罪嫌疑人。」

  「对不起,这是程序。」坐在副驾驶上的警察冷冷的回了句,杨天龙听后就不再做声。

  一个多小时后,警车驶进了首尔警署。杨天龙被警察带进了一间询问室之后,有两个警察在房间里看管着。

  询问室不大,色调以白色为主。房间里没有什么家具,就是一张桌子和几张凳子。杨天龙坐在询问室里差不多半个小时,郑太雄抱着一叠资料和一个便衣警察走了进来。

  「把他的手铐解了!」郑太雄进屋后,指示两名警察将杨天龙的手铐解开、取走。

  「杨天龙,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不幸的是,我们这次见面场合都不怎么好,希望这次你配合我们的工作,不要让我为难。」郑太雄盯着杨天龙,冷冷的说到。

  「好!我一定知无不言!」杨天龙一口答应。

  「Y月X日晚,也就是昨天晚上的10点至12点之间,你在什么地方?」
  「在日本首都东京地下铁路里,同RedVelvet的成员去东京铁塔玩。」杨天龙没有任何犹豫。

  「有人证明吗?」

  「S。M公司派我出差的,应该可以证明。至於人证,RedVelvet吧!对了,我相信地下铁内部一定有视频监控,那些视频也是我在场的证据。」杨天龙沈着的回答到。

  「那好!就当昨晚你在日本。那这两个人你认识吗?」郑太雄从文件中抽出两张照片放在了杨天龙的面前。

  杨天龙一看,眼睛瞪得很大。照片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裘元石和朴女士。
  「你……难道两起谋杀案的受害者是……」杨天龙指着照片说到,「是这两个人?」

  「杨天龙,你只需要回答问题。我问你,你到底认不认识这两个人?」郑太雄突然一拍桌子。

  「……」杨天龙没有回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虽然他的表面看上去很平静,但是内心却掀起了大浪。裘元石和朴女士死了?被人杀死了?谁杀的?难道裘元石的对手已经找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又或者他们实在没办法,只得杀掉裘元石和朴女士,斩草不除根?

  「既然你认识这两人,那么请告诉我,你和这个男人是什么关系?这个男人和康涩琪又是什么关系?你们三人又是个什么关系?」郑太雄抛出了第一个重点问题。

  「……」杨天龙擡起头,静静的思考了一下,然后缓缓的摇头:「对不起。我无可奉告。我和当事人有保密协议,受到法律的保护。如果你真想知道,那么请出示法庭的出庭证明,在法,我会向法官一五一十的说清楚的。」

  「你……」见到杨天龙如此之口塞,郑太雄一下站起身,想揍杨天龙,可是被身边的警察给死死的拉住了。

  「对不起,这……也是程序!」杨天龙丝毫没有理会郑太雄的行为,淡淡的说到。

  「那是不是下面我只要问到关於这两人的事情,你都可以拿出保密协议来搪塞?」

  「也不一定,我也可以行驶沈默权。按照韩国法律,你们警察对於我这种不是嫌疑犯的人,最多只能扣留24小时。只要我坐在这里充当24小时的哑巴,之后你也不得不把我送出去。」杨天龙微微一笑,就像吃定了郑太雄一样。还好,韩国法律承认沈默权。

  「你就不怕我去审问康涩琪?!」郑太雄满脸通红,显然这次问话完全没有达到他想象的效果。

  「呵呵!郑警官,其实不是不想审,而是不敢审,不是吗?你明显知道我们昨晚在日本,根本不在韩国。也就是说,你们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和她是犯罪嫌疑人。如果这样冒冒失失的审问,SM公司就得聘请法律顾问,你觉得你们首尔警署承受的住压力吗?那你们首尔警署该如何解释?」杨天龙一语就点破了其中的关键。

  「那你想怎么样?」郑太雄对杨天龙实在没则了。玩法律,人家比你还清楚;玩心理,人家心理素质比自己不知道强多少倍;玩狠的?就怕玩不过他啊……
  「我渴了,想喝水!还有,这个房间太小了,这么多人挤在里面实在不舒服,他、他还有他,我希望不要继续出现在这个房间里了!对了,这个房间一定有摄像和录音吧?能不能请工作人员把摄像和录音都关掉呢?不然,我可没有心情和你说话的哦!」杨天龙对着摄像头说到。

  「按照他说的做!你们都出去……」郑太雄沈思片刻,下了决心。

  「副组长,这不合规矩……」旁边那个警员听了大叫起来。

  「出去!全部出去!还有,买两杯咖啡进来,让外面的夥计关掉录音和录像……」郑太雄瞪着双眼对旁边的警员吼着:「这是命令!」

  「涅……」旁边的警员听到这样的命令,只得带着两个警察走出了房间。不一会,他捧着两杯咖啡进了屋,放下咖啡后,向郑太雄点了点头,然后径直走出了房间。

  「好吧,现在人也走了,监控也关闭了,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吧?」
  「我怎么知道监控到底有没有关呢?」杨天龙悠悠的端起咖啡。

  「我说关了就关了!我郑太雄没有必要在你面前玩这种把戏!」郑太雄听到杨天龙这样说,气的脸红脖子粗的。

  「好吧!」杨天龙猛喝了一口咖啡,「那么,请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郑太雄一把掀开咖啡杯的盖子,灌了一大口,然后将领带解开,气喘嘘嘘的说到:「昨天晚上11点03分,首尔警方接到报警,报警者称有人谋杀他。我们根据报警电话找到了报警者的公寓。当警察赶到公寓时,公寓里已经人去楼空,只是在地上留下了两滩血迹,房间也被人翻的乱七八糟。通过调查,这件公寓的主人正是照片里的这个男人,韩国三星集团副会长裘元石。」

  「那这个女人又是怎么回事?」杨天龙指着朴女士的照片问到。

  「今天早上8点左右,我们接到一个钟点工报警,声称她的服务对象在自己公寓里被杀。经法医鉴定,这个女人的死亡时间是昨晚11点到今天淩晨1点之间,死因是一把匕首捅入她的腹部右侧,致使肝脏破裂导致死亡。和裘元石公寓一样,这个女人,也就是裘元石的助理的公寓内也被人翻的乱七八糟,法证人员在屋里找不到太多证据,甚至连指纹都没找到几个!」

  「冒昧的问一句。这两个人被杀,或者失踪,与康涩琪和我有什么关系吗?为什么你们的调查方向居然对准了我们?」

  「哼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郑太雄掏出一叠照片,扔给杨天龙。杨天龙接过来一看,全部都是裘元石和涩琪的合照。照片中两人郎情妾意,含情脉脉,绝对不是艺人和粉丝的那种合影。

  「至於这个女人,我们在她家中找出一份合同,是她以裘元石的名义与SM公司签订的。而在这份协议里,居然也出现了你和康涩琪的大名。我们通过找到SM公司的理事,他证实了你被裘元石雇佣,去贴身保护康涩琪的事实。」
  「那么请你告诉我,裘元石为什么要找特别你保护康涩琪?他和康涩琪到底在做什么事情需要专门请保镖贴身保护?还有,上次康涩琪被绑架事件以及车祸事件是不是和裘元石请你保护康涩琪有关?你对裘元石两人的死到底知道些什么?」郑太雄说到最后,几乎是吼出来的!

  「……」杨天龙沈思了一会,摇了摇头:「不对!裘元石助理被杀,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是你们并没找到裘元石的屍体,为什么就那么肯定裘元石一定遇害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影片评论

首页

长视频

短视频

图片

写真

小说

声音

script>(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