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激情

【Something Wong Facebook)(29-30)【作者:Something Wong】

9.7

【Something Wong Facebook)(29-30)【作者:Something Wong】

字数: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29章:美少女救生员

  泳池里,我呆呆地望着这个跟我有眼神交流的靓女救生员,刚游完5个堂的我,实在是没有甚么比一边在凉快的池水中望靓女更加爽,是以,我老实不客气的欣赏她那修长的美腿和优雅坐姿。

  女救生员终归都要看住泳池内每个人,所以我们对望了一阵之后,她把视线转移到其他泳客身上。如是者,我一边游水一边休息欣赏这个泳池旁的救生美女,好好地享受上班前游早水的宁静一刻。

  看着泳池旁的大钟,快要到8点半了,我游早水的习惯是,早上7点空肚游个半钟,冲好凉去吃个简便的早餐,10点前就回到公司开始一天的工作,所以现在是发力游最后几个堂的时候了。这时的我是要靠意志力才能完成最后几个堂,因为空着肚游水,确实是几难挨(我空肚游水的原因不是因为要消脂之类的目的,而是因为怕吃了早餐之后刺激了肠胃而急屎)。

  我用胸泳的方式游呀游,感觉越来越无气力,体力快要吃不消了,我快要想停下来转游蛙式的时候,身边游来一个泳客,跟我很贴近,正在游蛙式的他冷不防一脚撑了过来,踢中了我斜腹肌附近的位置,经此一脚,我痛得肺内的气狂喷了出来,手脚亦不受控制,一下子身体就沉了下水中,并喝了几口池水。

  「顶!今次大镬!」我心想,因为体力透支的我比人狠狠地伸了一脚,痛到入心入肺,这时候我实在再无气力将头部维持在水面上呼吸,这一刻,我很是害怕,双手想尽量拨水,却帮不了甚么忙,这个时候,我想我应该无命了。

  当我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有一股力量将我拉回来,是我的救星!

  到底是谁呢?我因为池水呛鼻的原故,实在没法子睁开眼睛,这时一把清脆的少女声音这时传到我耳边:「放松一点,有我在!」

  这其实是一件格格不入的事情,我堂堂男人,被一个女生救起来,而且她还要跟我说「有我在」?认真无面。

  不过,我倒听话,尽量放松自己,大口大口的吸气,这时候我没那么慌张了,而且感觉到,那个正在用身体扣实我的身躯,软软的好舒服,那我当然更不想动了。最后,池边的其他救生员们一起夹手夹脚把我救回岸上,我躺在泳池边透大气,狂标冷汗。

  「先生,你没事吧?」原来救我上来的就是刚才跟我对望的那个靓女救生员。脱掉太阳眼镜的的她,用一对圆圆的眼睛望着我,而且因落水救我而全身湿透的她,一头湿发再加上黑色比坚尼透在白色T-Shirt之下,很是诱人。
  「我……我呢……」此情此景,我实在说不出话来,想做个人工呼吸又不好意思开口。

  「看来没甚么事,你有无抽筋?无就过去休息一下吧。」她说,接着便扶我起来慢慢走到一间休息室中。

  「你叫甚么名字?」她问我说。

  「我叫Alan,你呢?」我打蛇随棍上地问她。

  「我叫嘉嘉。」

  嘉嘉是一个很动听的名字呢,说实在,我认识咁叫做嘉嘉的女生,大部份都「几得」,情况就好像叫亲Mabel的女生多数都是八婆一样。Well,系「八婆」
前面要加个「死」字先贴切。

  坐在休息室中,嘉嘉脱下那件湿透了的T-Shirt,上身只穿着比坚尼,看得
出她是一个泳手身形,没甚么波地那种,顶多32B。刚才喝了几口泳池水,满口氯气味道,那种感觉实在是不好受,嘉嘉给我递来了瓶装水,我大口大口的喝。
  「哈哈,你喝得这么急,小心浸你唔死比瓶装水呛死,不过话时话,发生甚么事?」嘉嘉问我说。

  「唔知边个无啦啦游埋来伸了我一脚,The next thing I know,我已经浸
亲被你救上来了。」我说。

  「呀,这样吗?可能不知被踢伤了甚么地方呢!躺下来,等我帮你做个身体检查!」嘉嘉说,「我懂的,不用担心!」嘉嘉说,接着就将我扶到帆布床上面,双手放到我的身上轻轻地不在同的部位施压。

  「痛的话要出声哦!呢度痛唔痛?」

  「唔痛!」

  「呢度痛唔痛?」

  「呀!有少少!」我说,不过这时我望到她双手一夹,夹出一条事业线出来,事业线果然跟时间一样,努力挤出来就会有。加上她那湿湿的上身和秀发,实在是性感到不得了。

              29.jpg (44.83 KB)



  「呀,呢度痛!」她摸到我的痛处。

  「呀,咁就好了,只是被人踢瘀了,涂点退瘀膏捽散佢就OK!」嘉嘉说,接着就从药箱拿出一支喜疗妥,涂了点在手上,帮我在瘀了的部位慢慢捽。

  「嘉嘉,我自己来就行了……麻烦你不好意思……而且你捽到我好痛!」我说。

  「不行的,你自己捽的话去不到瘀!等我来吧!」说毕她便起劲的捽,我一边的痛,唯有将注意力转移到她的胸部上。

  「呀~~」我声音怪怪地在叫。

  「还好吗?忍耐一点,D瘀快要散了!」

  「没……关系,你继续……我忍到……」我说。

  这个时候,奇怪的事发生了,虽然我腹部被捽得很痛,弟弟竟然硬起来了,由于我穿的是松身泳裤(窄的现袋泳裤留给基佬们穿),伟大而坚挺的弟弟显得特别碍眼。

  点算好?!

          第30章:这不是打J是甚么?!
            30.jpg (15.15 KB)


  现在的情况有点儿混乱:我游水时被人踢伤了,躺在休息室中,一个美少女救生员脱剩比坚尼在帮我捽退瘀膏,她没甚么胸,我很痛,又扯旗。

  「呀~~」嘉嘉一边捽我一边叫痛。目的是想将集中力转移到「痛」这方面,让弟弟冷静下来。其原理是这样的,你有无试过一边急屎肚痛,一边扯旗?我就没试过了。(试过的爸打们,请在下面留言)

  「堂堂男人,不要叫了吧?忍一下,快没事了。」嘉嘉说,还好,她集中在处理我斜腹肌上的伤势,一眼也没看过我的下体。

  嘉嘉一边捽退瘀膏,一边望着我的脸,说:「哗,看你满头大汗,等一下,我拿纸巾给你抹一下。」继而转身去拿她身旁的纸巾盒,看来我真的很大汗。
  就在此时,她的手向横一拨,碰到了我的下体。

  「Oh!」她下意识地将手缩回,望着我那能撑起半边天(Well,起码成条泳
裤)的下体。

  「这是甚么来的?!」她尖叫道。

  「冷静一下,我也不想的,不过……」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我实在不知道说甚么好。

  「那里……有甚么问题吗?是不是那里也被人踢到?」嘉嘉问我说。

  「没有,只不过我……我也不知道为甚么无端端这样子……」

  现场一片寂静。我和嘉嘉尴尬地大家四处张望,十分尴尬。

  终于,嘉嘉开口了,「那……要检查一下吗?」

  甚么?!检查一下我弟弟?

  「呀!你不要误会了,我只是觉得那里有点异常状况罢了,你不要想歪了!」嘉嘉说。Well,我想现在应该无人唔会想歪,她这到底是甚么道理?

  接着,嘉嘉带点迟疑地将我的泳裤退下来,我弟弟当然一马当先,从裤头中弹了出来。

  「哗!」嘉嘉被吓了一跳,「好生猛……」她小声地说,给我听到。

  接着,她一手拿起我弟弟,前后左右地仔细观察,另一只手还将我的两颗「小丸子」翻来翻去。

  「我在……检查一下伤势而已……」嘉嘉这时面红起来了,继而将我的龟头完全反了出来,看了两看,并慢慢地Chok了几下。

  「呀!」我舒服得叫起来了。

  「怎么了,痛吗?」嘉嘉紧张地问道。

  「呀……比起平时好像有点怪怪的……」其实应该点答佢?痛还扯到旗吗?小姐!

  「Oh,那怎么办?」嘉嘉说,边看着我的深海巨龙,入神得好像很想去捕捉它的样子,接着又Chok了它几下。

  「你再慢慢地帮我检查一下伤势吧,现在好像……呀……好像舒服了一点……」我说。

  「怎么我觉得它好像比之前更肿了?」嘉嘉天真地问。大姐,你是第一次看男人那话儿吗?她现在不是在帮我打J是甚么?!

  「呀……嘉嘉……你……你有男朋友吗?」我直接地问。因为我想知道,她是否知道自己正在做甚么。

  「男朋友……有呀,怎么了?」她答道。

  哦,原来她是一个Player。

  「没甚么,继续做你正在做的事……就好。」我说。

  就正当我在享受着嘉嘉帮我J的时候,传来了大大声的谈话声,有人正在朝休息室走进来!

  「Oh!有人来了!」嘉嘉手快快地将一件风褛盖到我身上,我当然趁这个时候将泳裤依依不舍地穿回上去。未几,两个男救生员就走进来了。

  「左边的那个就是我男朋友阿Dick。」嘉嘉在我耳边轻声说。

  「他现在情况怎样了?」另一个救生员问道,看样子他应该是这里的大佬。
  「他好好多了,只是被人踢瘀了,我给了他一支退瘀膏先涂一下,休息一阵喝啖水应该就无事。」

  「哦,这样就好,泳池快要关门了,如果无甚么事的话,我们都要收工了,你休息一阵就回家吧。」嘉嘉的男朋友说。我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阿Dick练得一身横练肌肉,三头肌尤其发达,而且还隐约见到有几块腹肌。不过这个人看起上来怪怪的,穿着三角泳裤的他,下身没有太大的突起之物,应该说,比任何一个男人都来得不「突出」。

  「Where is your dick?」这是我差点冲口而出的说话。
  「好了,我和大佬做埋D野就换衫收工,嘉嘉你都换衫走人吧,他应该无事的了。」阿Dick看着我说。

  「OK!我等下过来找你们!」嘉嘉微笑着说。

  两人走了之后,嘉嘉拿起盖在我身上的风褛,看着我下面,说:「呀,你看,没事了。」老实说,走了两个麻甩佬入来,我真的甚么Mood都没有了,弟弟亦变回冷静状态。

  「呀,哈哈,是呢,没事了。」我牵强地说。

  「你记着这个电话号码,9177XXXX」嘉嘉说。

  「9177XXXX?」

  「系,记住了,是9177XXXX,有时间Call我,我有野要问你。衣家你换衫返
屋企先,我地要收工。」嘉嘉说。

  可能现代人真的没有记电话号码这个习惯吧,好一个8个字的号码,短短的一段由休息室到更衣室的路,都记到我死。我一拿回电话就将嘉嘉的联络记在电话上,接着加了她的微讯和Whatsapp,不过一整天她都没覆过我,直到晚上差不
多凌晨时份,她才回我短讯。

  「你今个星期六有空吗?我想约你出来问些东西。」嘉嘉第一句短讯就约我出街!

  这算是约炮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影片评论

首页

长视频

短视频

图片

写真

小说

声音

script>(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